•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热门帖子

一次难以忘怀的深圳梧桐山之旅,老虎涧赏云海美景好玩极了!

2015-5-24 17:42|查看: 1605|评论: 0|原作者: 磨房黄因苹

摘要:   下面是篇优美的梧桐山爬山游记,本次活动组织非常好,整个过程好玩又观赏到了大量美景,值得去梧桐山游玩的朋友好好观赏!   开了QQ,常常会去查看聊天记录或是忍不住上去胡吹海侃一番,想想已经过去几天了,该 ...

  下面是篇优美的梧桐山爬山游记,本次活动组织非常好,整个过程好玩又观赏到了大量美景,值得去梧桐山游玩的朋友好好观赏!

  开了QQ,常常会去查看聊天记录或是忍不住上去胡吹海侃一番,想想已经过去几天了,该写写了吧,于是,关了QQ,冲上一杯浓浓的香气飘溢的咖啡,在我无限喜欢的碳烧味里,在轻轻的音乐声中,开始回忆......)



  【概述】<本文为山水情缘“老虎涧溯溪寻杨梅,观瀑布腐败不登顶”活动所写之游记。>

 

 五

  十二

  山水人

  兴致勃勃

  上山寻杨梅

  溪谷幽静清凉

  泉水叮咚脚下流

  老虎涧溯溪心欢喜

  湿鞋湿身无所畏

  攀悬崖看瀑布

  石头间奔走

  团结一心

  向上行

  悬崖

  下

  潭边

  腐败欢

  小雨飘落

  天幂轻轻挡

  起包继续

  寻杨梅

  心惊

  过

  鸟巢

  碎石坡

  小心翼翼

  我们一起走

  碧桐道来选择

  七人继续往上爬

  蚊虫嗡嗡眼前飞舞

  杨梅依旧无影也无踪

  几多艰辛终于到顶

  最美景致现眼前

  台阶上来煮茶

  静静看云海

  人间仙境

  心满足

  开心

  归


  老虎涧位于深圳最高峰梧桐山中,全长3千多米,人迹罕至,是一条非常原始的山谷。溯溪而上,只见悬崖壁立,瀑布众多,怪石纵横,给人以险象环生之感,却又曲径通幽,别有雅趣。谷内植被茂密,鸟鸣翠谷。


  【出发】

  看了帖子”老虎涧溯溪寻杨梅,观瀑布腐败不登顶“,字字都蛮吸引人的,只是这‘不登顶’让我有些许的犹疑。是报呢,还是报呢,还是报呢。。。偶终于还是报了,因为我们说好一起走。

  星期五,看了下天气预报,一个说多云,一个说有雨,截然不同的预报让人无语。只是对我来说,似乎更祈盼下雨,雨中爬山可以感受那种天赐的浪漫,在滴嗒的雨声中行走,看漫天的雨花在眼前飞舞,灰尘湿了,心事了了,看那一串串的雨珠在身边飘落,滴在脸上凉凉的感觉何其美妙。

  一早起来,天色阴沉, 上得公交,不见水灵,心想也许她坐别的车了吧。到得泥岗村,接到水灵电话,原来她已到了罗体。罗体两小女子汇合,再上车,未到隧道口,不经意看了下窗外,雨飘飘洒洒,梧桐山顶一片浓雾茫茫。

  大概九点,下了车,冒着丝丝细雨,冲进亭子。

  亭子里,坐着不少人,听说有人不到8点就到了,不知童鞋们如此高的兴致是冲着老虎涧呢,还是冲着上山FB,亦或是冲着哪个帅锅美女?。。。。。。反正,俺是冲着以上来的,嘻嘻嘻嘻。。。。。。

  望了望,哪吒、31弟...其他的,几乎不识,当中许多是闻名不曾见面的人物,比如风雨、比如特勤、比如......山水情缘,名人不少。

  大概9点50,庞大的队伍照了张合影,然后横过马路,浩浩荡荡,向着老虎涧开拔,雨悄然间已经不再下。俺看着这前前后后的人,脑中恍惚:这队伍是上山寻杨梅吗,那架势分明是上山寻老虎嘛!




  【溯溪】

  推开工地的大门,在工人的注视中,我们上山啦。

  去年8月第一次走老虎涧,清凉的溪水幽静的溪谷让我欣喜莫名,最后一段走叉路后艰难探路上顶的一幕依然记忆犹新,第一峰倾盆大雨湿身的经历仿佛发生在昨天一般。记得在作业帖里,我说:老虎涧,我会再来的——因为喜欢。

  时隔九个月后终于第二次来,登山口闻到了点点熟悉的味道,只是“不登顶”让我的情绪有些低落,虽然我知道这庞大的队伍肯定会让行程充满欢笑——在居士的带领下,在众多山水兄弟姐妹的陪伴下,今天的老虎涧之行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我的心中充满了期盼。

  队伍很长,悠闲地走着,走过一小段路,没多久到了溪边,开始了溯溪之旅。


  清新的空气,深深地呼吸,心旷神怡。山林寂静,除了叽喳的虫鸣鸟叫,就是这一群人向前行进的脚步声和轻轻的窃窃私语;听不见城市的吵杂喧闹,看不见那层层坚硬冷酷的墙壁,躁动的心安静了下来,今天的我们暂且把烦恼抛之脑后,此刻的心属于山林。

  一声“哎呀”的惊叫,原来是31弟率先湿了身。石头上长满了青苔,一不小心,就可能摔你个底朝天。似乎从这开始,不停地有人滑倒,湿鞋成了家常便饭。“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它便成了路。”这石头之间,仿佛没有路,依稀可见的是石头上那被人踩踏过的痕迹,踩的人多了,就成了不是路的路,一直向上。

  很喜欢在石头间蹦来跳去的感觉,那种儿时无忧无虑戏耍的快乐就在这蹦走中找了回来,我开始兴奋了。好想脱了鞋子淌水前行,泡在凉凉的溪水中的脚板肯定会舒坦至极,只是已经习惯被鞋包裹住的脚板离开了鞋子的呵护,它能走得了多远?脱鞋的冲动还没萌芽就已经被灭了。

  小路上走着,很闷热,稍稍停留,不一会就感觉到了凉意;雨后的山间树木树藤树叶杂草,被雨冲洗后是那么的清新特别的翠绿;听着水声哗哗,我的眼不再寻找绿的颜色,不觉间已经被那冲天而下的白白的水花深深吸引;潮湿的空气弥漫在这没有尽头的溯溪之路上,头顶被大树的枝枝丫丫覆盖着,是蓝天是乌云已经不能再看得真切。

  爬过一处瀑布,休息,看见另一队人马浩浩荡荡走过来,一个穿红色上衣的GG很是面熟,隐约中记得好象是去年5月圆山摘杨梅时偶遇到的GG,一年后再次偶遇,不能不感叹这猿粪——每一次走山偶遇到熟人,总让我开心不已,即使对方不记得我是谁。

  继续前行,没见杨梅。

  有时和身旁的人聊聊,有时全神贯注地踩过石头,这溪水从头到尾始终是清澈得让人频频忍不住想戏耍一番,可是那溪旁的石头,黑黑的,上面长满了青苔,让人无法心生怜爱。偶突然脑子分神,心不在焉,脚步轻飘飘的踩到一块石头上,“咕咚”一声,向下滑倒,瞬间湿了鞋。摸摸摔痛的屁屁,不敢言语,赶紧爬起继续走,只是再也不敢分心了。





  或许是雨水较多的缘故,上次来也是刚下过雨,但溪水远没有今天那么壮观,看着脚下急急的水流,刚刚摔屁的阴影让我心生胆怯,真想把登山鞋当溯溪鞋直接踩沟里淌水而上,终是放弃这念头,因为鞋的湿袜的湿已经让我的脚板感到相当的不舒服。

  还好,小心翼翼中,轻轻松松从一块块石头间踏过,平安无事。

  感谢队里的兄弟姐妹,在每一个稍难上去的地方,总是能看到一双手向你伸出来,拉住你,让你轻松而过。细心的阿祖,溯溪如走平路的狐狸......这路上,能和你们一起走,真好。

  终于到得往恩上村的那个大瀑布旁,队伍第一次齐齐休息。各种马叉,各种欢笑,各种兴奋。。。。。。上一次在这里萌生了下撤的念头,这一次不管走哪一条路,偶也坚决不退。看着一队4人的队伍在那悬崖峭壁上勇敢地攀爬,俺的心中甚至滋生出羡慕。

  队伍人太多,领队要点名,偶不知趣地从小奥奥手里抢过名单,正欲振臂高呼队友名字,发现竟然有字认不识,晕死。。。。。。哈哈哈,这龙哥,真该自己跳进潭子里去洗洗脸醒醒脑。



  【腐败】

  接下来的坡很陡很陡,可是我喜欢走这样的路,跟在居大人的后面,我们走向中午腐败的地。

  其实这路并不难走,路边不但有树可以攀住,还有粗壮的树藤可以借力,不过必须小心脚下松动的石块,一不小心往下滑落,后面的队友可就有危险了。

  爬完陡坡,绕回溪边,继续溯溪。第一次走,听说老虎涧的凶险,不知前路如何,心中难免忐忑害怕;这次重走老虎涧,没有了那种感觉,脚底不再沉重,心中轻松了许多,走起来也快乐了许多。

  没有多久,又到了一个大瀑布前,总算听到了居大人说:我们就在这里FB了。



  山水的后勤真是强大——在文文的带领下,很快在三处支起了锅炉,切啊、洗啊、煮啊......姑娘小伙忙得不亦乐乎!偶心想,不能干坐着等吃呀,可是走过去,竟然帮不上什么忙,玩户外一年来,也在山中FB过几次,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人那么自觉地抢着干活的,好样的啊,山水人!

  偶正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忙碌的帅哥美女,冷不丁听到老板在叫我过去。看到他手上瓶子里的东东,哈哈,俺又兴奋了——那是好东西啊!三步两步奔过去,抢在手里,旁边却不断的有人来讨一口喝。呜呜呜。。。看着只有那么两口的分量,千般不舍万般不愿啊,只恨不得仰头一口干了,让你们干瞪眼去。可是,那不成了土匪恶霸,该千刀万剐了吗!好吧,咱分着喝,有福同享,有好酒自然同饮。

  就在酒再找不到一滴的时候,31弟的酒鬼花生来了,这不是让人此恨绵绵无绝期嘛!哎,要是有人此刻跑下山去扛回几滴酒来,偶一定大呼——“偶爱S你了!“哈哈。。。

  山中FB那是没法说得清的,即使是简简单单的青菜面条滑落肚子,那可都是人间美味。。。一切的一切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乐在其中啊!


  坐在天幂下,吃了点香豆干,喝了点益力多,嚼了嚼牛肉干,再啃啃小黄鱼,身旁高高的瀑布飞流直泻,头顶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听着滴嗒的雨声,看着阿祖、文文等等在我们面前忙碌,看着伙伴们在雨中吃得欢,突然心中幸福洋溢,即使乌云盖顶,大雨倾盆,我们此刻的生活还是充满了阳光!

  雨没下多久,很快就停了。想想今天老天爷真的很眷顾我们,出发前下雨,出发后雨停;溯溪路上一路阴凉,到了FB地,雨才开始下,再次出发,雨早已停,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快乐地享受山中的时光,享受伙伴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分别】

  收拾停当,大伙再次出发。

  我的心盼望着向上攀登,真怕领队作出向下走撤往恩上村去,虽然上次经过鸟巢时我向下张望,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看到急急的水流直冲而下,在乌黑的石头的映衬下闪着亮光,鸟巢所处峭壁好陡好高好凶险!后来,每每想到这,我都会有一丝后怕。也许这一次经过时我的心仍然会害怕,但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不经过辛苦攀爬怎么感受征服大山的快乐,不爬上顶峰怎么能见到那至美的景致。

  领队终于还是带着大伙儿攀爬鸟巢。

  居士一马当先走在前面,俺跟在不知谁谁谁的身后向上前行。看似难爬的悬崖,走到跟前却也没什么大不了,踩稳、抓稳、淡定地寻找抠点,每一次踏出脚步,每一次伸出手,都要试试是否稳妥,一步步往鸟巢挪动。



  领队把包扔在鸟巢那纵横交错的树藤上,站在那个危险的地方保护着我们从他面前经过。还没攀爬之前,我告诉自己,经过时不要往下看,可是当我真的经过时我忍不住拿眼往下瞧,那飞奔而下的水流比我上一次来时多了许多,急了许多,壮观了许多。我很惊奇自己的镇静,我发现我没有害怕, 腿脚也没有想像的颤抖。

  我突然感到很高兴,我一直以为我害怕这个地方,如今终于知道我经过这里时我并不惊恐。

  老板在我经过时叮嘱我在前带领后面的人向上攀爬——因为在这陡峭的地方实在不能停留——到达一个防火带的时候向右切至碧桐道。

  沿着不明显的路小心地向上,路边看到有人特意绑上的粗粗的绳索,踩着黑黑的泥土,踏过一块块的石头,在这倾斜度已经达到了70度左右的陡坡上,兄弟姐妹们走得艰辛异常。


  终于走到了一处看似有路的十字路口,记得我上一次跟队好象就是在这迷的路,左边通向溪谷,右边茅草深深,我不记得当时我们是向哪一边走。停下不敢再走,也忘了老板说的过鸟巢后不多远就有一条向右的路。

  终于等来了老板,终于,我还有跟在我身后的1GG2MM,还是走了一小段冤枉路,这一小段必须象我们的原始老祖那样手脚并用才能安全走过的所谓的路。

  切到往碧桐道的路上,居大人突然说,等下分两队,一队上顶看云海,一队下山回家去。正仍然为不能上顶有些郁闷失落的我,听到这句话那是举手举脚的赞同,我突然预感到今天会有一个不寻常的结局。

  碧桐道上,众人表决,结果有7人要继续登顶,余下19人在阿祖的带领下下山去。

  【云海】

  告别下山的队友,7人转身向着山顶开拔。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无数的蚊虫,热烈地欢迎着这几个一身汗臭味的驴子,挥动双手也不能驱走缠绕身边的小小的虫子,心中无名之火熊熊升起,却也无可奈何,连迎面而来的游人都说,这上山的爽快都被这虫子破坏了。

  有人催促,快点上去,要不然云海就看不到了。

  抬头望望,这天阴沉沉的,云层厚厚的,虽然看起来不会再下雨,可也见不到什么光亮,没有风,闷热死了,山顶能看到什么呢,心中滴咕着,云海会有么?偶表示很怀疑。没有出声,既然选择了要登顶,管它顶上有没有景,有你们陪着,俺总要去第一峰上走一遭,那才不枉来梧桐山一回。


  水灵嚷嚷着:为着杨梅而来,却连杨梅的影子也没见到!老板说:泰山涧上有杨梅。好吧,我们继续寻杨梅去。

  坑爹的碧桐道台阶,一级又一级,7个接近疯了的人,拄着拐杖毫不吝惜地肆意踩踏着台阶,艰难向上。

  渐渐的有了凉风,蚊子渐渐的隐退,天空竟然也有了亮光,太阳公公也醒了过来,透过厚厚的云层偷窥着这几个男女。大家兴奋起来,偶也大言不惭地说因为龙哥来了大家的人品才有这么的好,于是一路调戏着一路说笑着,上顶的路貌似轻松了不少。

  平台上,卖水的老板吆喝着冰棍青瓜酸萝卜,被我们彻底地无视,也让他们无语。想做驴子的生意,难哪!

  偶和水灵、老板在半道上马叉,等等后面的特勤。那另外的三人,竟弃我们而去,不见踪影。

  戦俥一路话语不多,溯溪路上一路捡拾垃圾让人钦佩;楚狂人在这碧桐道上终现了狂人的本性,飞奔而上;小奥奥起初安静地做着老板的助理,到了最后登顶的路上不再甘心做小秘,一人直奔第一峰大石头而去。

  还在艰辛地跋涉着登顶,回头,我们看到了厚厚的云层。真的有云海看哪,赶紧的上顶去。不顾疲累,加紧脚步,终到得顶峰。

  天色这么好,夕阳无限美。

  站在第一峰上望向盐田的方向——山峰上覆盖着漫无边际的厚厚的云,屹立的那些山峰已不见影踪;只见那白白的云层,就象浪花一般,波起峰涌,恍如浪花四溅;缓缓地被大风吹到了十里杜鹃的山头,从那山上顺着山峰飞泻而下,如瀑布一般的壮观;’梧桐烟云‘的亭子若隐若现,在飘飘缈缈的雾中,我看到了传说中的仙境。

  云海飘飘忽忽,如梦似幻,若能站在当中轻轻一挥衣袖,那云肯定上下翻飞。仿佛看到仙人们踩着祥云飘走于那云层之中,含笑指点江山,悠闲看人间百态。

  傍晚山顶的游人屈指可数,唯我独尊般的随意马叉。

  居士懊恼相机的没电,水灵黯然相机的普通,小奥奥的手机再一次有了英雄用武之地,“咔嚓”地拍个不停,我们甚至打劫了一对情侣的相机,把我们疯子一般的靓影留在了他们的相机中。

  泰山涧的台阶上,我们终于寻到了杨梅树,只是这棵树已经变异,今年不再有杨梅。懊恼之中欲下山而去,舍不得眼前的云海,于是寻一稍平坦处,煮起了茶,看起了’海‘,我们也如仙人一般,潇洒了一回。可惜包中几乎空空如也,想含笑喝酒论英雄,成了一个遥远不可及的梦。












  【下山】

  7点了,依依不舍,收拾残局,踏着坑爹的台阶下山去。

  黑夜到来是眨眼之间的事,才走到含笑径路口,天已经黑了。没有开灯,其实根本不需要灯,凑着朦胧的夜色,依稀看得清脚下的路,一步一步踏着水泥台阶,我们走到了凤鸣径小卖部。

  很静,是那种夜的寂静,在山中风吹过树叶脆脆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清晰。不知谁竟然跑了起来,于是暗夜中,在凤鸣径的那条路上,有了7个跑动的身影。

  在明亮的路灯下,两头牛慢慢地从停车场走过,一个孤独的骑士倚在栏杆旁,听着音乐,享受着梧桐山的宁静。我们抬头看到了前方浓浓的雾,从好汉坡的平台那里,快速地向我们压了过来。到了跟前,洒在脸上,凉嗖嗖的感觉渗透心窝,怎一个爽字了得!

  走上盘山公路,开始了一路快速的行走,路上静静的,黑黑的,偶尔有摩的飞过,有时还能碰到两、三个夜登的人们,晚风轻吹,我享受着夜的宁静。第一次在暗夜中从盘山公路下山,没有害怕的感觉,身边有6个兄弟姐妹,我知道我根本就无须害怕。

  拐过一个又一个的弯,我们就那么快快地走着、聊着、笑着,漫漫长路,有你一起走,累并快乐着。

  8点40分,到得梧桐山大门。7个疯子一齐上公交,车上依然聊得不亦乐呼。

  倚着车窗,我心满足,虽然去不了名山大川,可是我一样收获了漂亮的云海,收获了满满的快乐,还收获了浓浓的山水情。

  谢谢大伙一路的陪伴!

  (总是静不下心来码字,也想放弃不写了吧,可是我不想在许久以后想起这一天的经历时,脑中只有少许模糊的印象,于是从昨天到今天,收拾心情轻轻敲着键盘,在白天在夜里,争取能争取到的时间,总算码字完毕。若围观之时你能轻轻一笑,这两天因为码字导致睡眠不足的我也就心满意足,无所憾了。)


点赞

喜欢

路过

难过

大哭

愤怒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